激活數字經濟新引擎 助力出版高質量發展
——集團董事長張志華在集團第70次黨委會上關于第一議題的講話

時間:2021-11-30 作者:本站 來源:本站

10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時發表了“把握數字經濟發展趨勢和規律,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的重要講話。強調要站在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高度,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與安全兩件大事,充分發揮海量數據和豐富應用場景優勢,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賦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

習近平總書記的這篇重要講話,站在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高度,全面總結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取得的歷史性成就,深刻闡釋了數字經濟的發展趨勢和重要作用,明確提出了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的思路舉措,就如何布局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習近平總書記總共提出了22個“要”,對推動我國數字經濟不斷做強做優做大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戰略意義。

數字經濟事關國家發展大局,推動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為出版行業加快轉型升級帶來了戰略機遇,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這場數字化浪潮中,誰掌握了數據,誰就是主導。如今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驅動力,主要來自兩個方面:

一是來自內部,數字化轉型成為行業發展驅動力。“數字經濟”從2017年至今已經4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中;在“十四五”規劃中,就“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單獨設篇,并用4個章節明確了國家推進數字化的目標和決心。“移動、互聯、智能、社交”等技術的廣泛應用,清晰表明了數字化正在改變人類生存發展的動力結構,數字化轉型不僅僅是國家策略,更成為企業的共同訴求。具體到我們身處的行業,根據《2020-2021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2020年,全年數字出版產業整體收入規模超過萬億元,網絡文學、數字教育、知識服務、有聲讀物等領域呈現良好發展勢頭。這說明“十四五”期間數字出版仍是戰略性新興產業,是產業數字化的結果,也是數字產業化的實現,是出版業數字化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其話語體系將不斷豐富,話語權將不斷增強;再加上數字化對于企業帶來的效果的是“立竿見影”的,通過數字化的手段可以賦能產業,提升產業發展效率,在管理方面也可以做到統籌規劃管理,這更是我們未來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二是來自外部,數字化發展事關生存發展戰略。數字化轉型是舉措,而非目標,工具革命即新時代的數字化技術已經發展成熟,誰最先有效利用這些工具創造和提升競爭力,誰將先于對手取得主動權,在未來,是否使用數字化技術已經不取決于企業自身,而是隨著同行數字化競爭力的提高,企業必須進行革命。在這個意義上,數字化轉型可以看作一場工具和決策的革命。同時,這也意味著改變,意味著跳出“舒適區”和進行“破圈”。在時代趨勢下,掌握數字化能力,已經不能算是競爭優勢了,而是會逐漸成為起跑線問題。經歷技術創新、疫情沖擊、監管規范等諸多洗禮后,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分水嶺已經初步顯現,有的企業可能就在這被淘汰了,也有的企業會變得越來越強。由此可見,在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疊加的情況下,數字化轉型不是選擇題,而是關乎長遠發展的必修課、必答題,是打開更大市場的金鑰匙。

作為傳統產業,在這場系統革命中,我們應當切實注意兩點。

首先,意識形態屬性是數字出版的固有屬性、天然屬性、與生俱來的屬性。步入“十四五”的數字出版,正確的政治方向、內容導向和價值取向是首要堅持。事關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我們要從建設者的角度思考怎樣做才能真正體現社會效益,要注意三點:一是筑牢意識形態陣地。要堅持和鞏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地位,壓緊壓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創新數字傳播方式,加強對出版領域重大戰略性任務的統籌落實和重大問題的戰略研判,確保正確的政治方向和輿論導向;二是做好價值引領。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統領數字出版文化,擔當好輿論“定音錘”、社會黏合劑、價值風向標的責任,重點關注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問題,防范和化解網絡意識形態安全風險,切實做到出版陣地守好筑牢、可管可控;三是聚集正面力量。發揮數字化優勢,弘揚主旋律,從增強民族文化自信的站位出發,用中國精神、中國故事滋養讀者,鞏固壯大主流思想輿論,提高數字出版領域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吸引力,提高守護國家文化安全的能力和實力。

其次,作為未來發展的新引擎和發動機,要結合集團實際,深刻思索數字化轉型的模式和路徑,著眼于重構各個板塊全新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在這方面具體工作要注意三點:

一、牢固樹立生態化發展理念

數字化轉型不能簡單停留在研究技術、理解邏輯上,如今數字化發展激發和推動了商業、組織、管理等領域中基本理論的快速創新,如平臺商業模式、生態組織、不確定性管理等,導致現在需求是碎片化的,合作是快速動態開放的。需求決定了資源組織,決定了基礎創新,導致了社會資源組織方式的分層,底層資源共享、行業壁壘打通。當下數字化轉型就意味著更大的組織管理的創新,任何一個封閉的系統都無法適應多變的環境,我們身處的市場生態在不斷變化,我們的發展模式也要進行相應變革和創新,不能只關注企業內部情況,還要擴大關注邊界,要通過企業信息化、數字化對接互聯網,鏈接上下游產業,打造文化產業互聯網,突破組織邊界,形成企業生態,從一起做項目到共同做產業,真正實現產業協同、共建共享、創新發展,從企業個體轉型上升到產業協同升級,進而形成數字化轉型的矩陣效應。所以說數字化轉型已不僅僅是數字技術的應用,而是由內而外、全方位、全產業鏈條的改造提升,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找到未來發展的新路徑。

二、堅定不移實現數字產業化目標

數字化轉型升級是一個有起點無終點的系統工程,是伴隨著數字技術的發展,不斷利用數字技術重新定義產業的發展模式和企業的業務戰略模式的一個持續過程,數字技術的發展沒有終點,所以注定了數字化轉型也只有起點沒有終點。出版產業要堅持“(初級階段)數字化轉型升級--(中級階段)融合發展--(高級階段)深度融合--(最終目標)知識服務”的道路,其中融合是我們數字出版戰略的主攻方向和重要抓手,打通不同業務場景與數字技術之間鴻溝的必要路徑,作為一種獨立的、重要的、顯著的出版新業態還將長期存在并扮演重要角色,需按照提質增效的要求,進一步提升效益,增強行業話語權、學術話語權和國際話語權,同時還肩負帶動傳統出版數字化轉型的重任。互聯網的特質就是跨界與融合,這就意味著數字化轉型必須跨界融合,催生新的數字化產業。目前我國的數字化轉型進入深水區,對各行業來說都是知易行難。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從產業數字化入手,將產業應用場景和前沿科技深度融合,在此基礎上基于傳統產業規劃和打造創新產業鏈,最終實現數字產業化。

三、不斷創新發展模式和路徑

目前,圍繞集團“四六五”總體發展思路,我們要積極推動“科技+出版”環境下的新工具、新模式、新形態的構建,應用先進技術、前沿科技,規劃落實融合發展方向,科學處理與分析行業數據,智能化再造產業流程,實現以科技為依托的出版產新發展階段。對此,我們應做到以下三點:

一是山東省數字融合出版創新創業共同體要發揮好數字化轉型先行先試的排頭兵作用。圍繞7663戰略部署出版全產業鏈創新鏈,實現產業鏈、人才鏈、價值鏈、政策鏈的深度融合,解決數字化轉型發展中面臨的技術應用缺陷、資源數據化緩慢、有效供給不足和專業人才缺乏等問題。集中力量創新內容呈現形式、內容傳播模式、版權管理方式、大數據治理體系,搭建數字要素富集、運營理念先進、應用場景豐富、商業模式科學的智能化新型出版服務體系。通過共同體產業智庫賦能產業決策、產業研究和企業發展,將數字價值疊加到企業的商業價值,增強企業自身競爭力,帶動產業集群式、生態化、高質量發展。

二是出版板塊要圍繞“四三二一”的要求大力探索融合創新模式。一方面堅持好抓內容質量,聚焦“精品出版、暢銷書出版、融合出版和優秀文化‘走出去’”四個重點,擔當好堅守意識形態陣地、提供優質產品的責任;另一方面努力探索新的商業模式,拓展整合以作者為中心的上游文化資源,延伸產業價值鏈條,向影視、動漫、游戲等領域拓展,加大力度推動創新轉型。

三是發行板塊要打好以運營數據和品牌為核心的轉型升級的“第三戰役”。進一步抓住實體書店自主發展“四年攻堅計劃”、互聯網化、數據運營以及書店系統的體制機制改革等“六個重點”,創新商業模式和盈利方式,推動新華書店集團加快向綜合文化服務商轉變,加快書店集團全方位轉型的步伐。

630彩票